春節返鄉,組長回到了西北邊陲十八線的戈壁鋼城

小城故事多,鐵礦、煤礦也很多,鐵礦石自給率在全國都排前列。經濟主要靠國有鋼鐵企業。體量不小,養活了形形色色的礦老板和包工頭

這些人在地方曾有過呼風喚雨的能力,依托大國企的供應鏈或者銷售網絡,曾經積累了巨量的財富。有些低調大咖的財富在核心一線城市也能排的上號,更多的還是家境殷實的小企業家。但這些年形勢不好,他們都勒緊了褲腰帶過日子。

恰好快到放假的時候,全球最大鐵礦石生產商淡水河谷的一處礦坑發生了嚴重的潰壩事故,數百人傷亡,緊接著就是關停整改,影響了大概4000萬噸產能。搞商品的小伙伴興奮地搓著手,商品不就是炒作天災人禍么?這特么的就是供給側改革啊,干起來!

節前鐵礦石就開始了暴漲的行情。

我們這個小城市,誰跟誰都不算陌生,從九十年代開始,好幾代礦老板起起落落,幾輪周期下來不少二代都接了班,有幾個還是小時候就一起打籃球的小伙伴。

东方财经网組長估摸著這些搞礦的小伙伴都過了個好節,抓緊跟他們聊了聊,算是小組給大家送上的春節作業。

01

A君2000年后才進入鐵礦領域。接手了資金鏈斷裂的溫州老板的礦洞,運氣絕佳,很快就出了高品位的礦,從那之后就爽的不要不要的。小城的豪車基本都是他最先置辦,第一輛雷文頓、賓利、G55都在他家車庫里放著。

07年是全中國礦老板最High的一年,A小哥也不例外,四處買房。第二年趕上潘石屹的建外SOHO開盤,跟著潘石屹干,掏了大幾千萬買了小幾百平的商戶。那時候,他家手上大把的閑錢,銀行行長都跪在他家門口求貸款。

B君是內蒙的煤炭小哥,在河西走廊專心干煤炭的生意。08年有一波國有收購,順勢甩給了國企,全家搞了移民,去美國享清福。走的時候算凈資產也很不錯,二線富豪沒啥問題。

东方财经网B君吹了十年牛逼的一件事,是09年初北京樓市寒冬,很多地產商巨慘,房價崩盤。四萬億還沒震撼市場,宣武門的某大廈剛開盤,乏人問津,他果斷買了幾層,價格才1w多。

C君父母主業是土方基建加運輸車隊。曾經土方業務火爆的不行,運輸業務現金流扎實。雖然不顯山不露水的,每年把該搬的磚搬完,掙的錢能用車拉。

他初中就出去上了國際學校,該上的預科一個沒落。美國加拿大來回晃蕩,一直在外面見世面,交朋友,找機會。回國之后慢慢接了家里的班。

02

聚會的這天,組長跟著他們體驗了一下礦老板經典的一天

一大早就去吃肉蛋雙飛的牛肉面,然后晃晃悠悠的溜達去洗浴中心,泡澡、搓泥、捶打一番。中午出來吃個火鍋,直奔麻將館,打一下午牌,吹牛逼瞎扯淡喝茶吃水果,等到晚上九點多了,殺去烤肉店吃烤肉。

多年沒見,聊天漫無目的。這幾位礦老板都是比較典型的享受過經濟發展紅利的,積累了大量的錢。但是這幾年的經濟變化,組長感受到了他們從巔峰滑落的無奈和無助

其實主要是聽他們吐槽。

A君的父母選擇退出礦石行業,在不斷出手資產。有些資產想賣也賣不掉,一門心思回籠資金的時候不會遇上好價格,碰到的都是趁勢再宰一刀。銀行行長早不見了,倒是他們開始很頻繁地拜訪信貸經理。A君現在最熱衷炒股票,覺得敲敲鍵盤錢就掙回來了,搞實業太辛苦。

B君這十年搞一級市場沒有什么好成績,二級市場也沒趕上趟。在美國囤了一堆房地產,但是發現不掙錢,又都賣掉了,收獲了一堆經驗。現在專心做美國房產投資中介,把鏈家的那一套搞了個美國版,順手倒騰倒騰高端手表和豪車的二手交易。

出國生活是挺爽的,但就是寂寞,打麻將根本湊不起來人。錢早掙夠了,現在干的事情也怪無聊的,就想找點有意思的事情干。但這幾年并不走運,投的項目都在消耗自己的本金,收獲很少。

C君曾經最穩,但現在最難受。土方基建的大客戶回款很有問題,自己的施工隊伍在年前催他給款,烏央烏央的幾百人把他的三層小樓圍的水泄不通。他說自己從沒想過原來父輩這么不容易,感覺管人真是太難。

另一塊業務運輸車隊,原來服務的幾個雞窩礦,都被劃到了祁連山自然環境保護區,必須停產,立刻馬上!車隊最穩定的業務直接斷了,現在四處找活,有活就干,能來一單是一單。

03

小組很羨慕那些在時代中掙到過錢的小伙伴,從來沒有掩飾過對他們的欽佩。哪怕是運氣,運氣也是最重要的實力。

但是自從股災之后,感覺一年是比一年難過。身邊的朋友也都在各種轉型,尋求出路,現在越來越覺得資產配置和產業興衰對個人特別重要。仔細想想,如果能回到十年前,以這些礦老板的手牌和資源,能做多少大事出來啊。只要有點思路,怎么干也不至于是現在的樣子,難道這是另一種盈虧同源嗎?

十年時間,天上地下,從來沒有一勞永逸財富永固的好事。來過,爽過,又失去的人,比普通人更難受一些,由奢入儉難真的不是空話。

春節感悟如上,以此記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