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春節檔整體票房持平,高票價背景下,觀影人次與上座率數據不及預期。

 

东方财经网三四五線城市觀影者對價格更為敏感,上座率跌幅明顯。

 

由于票補總量減少且投放模式改變、疊加院線及部分影院主動或被動調整經營策略,此次春節檔票價提升明顯(平均票房不能充分體現此次漲價)。

1、研究員此前對春節檔票房的預期,悲觀/中性/樂觀分別為59/65/72億元,對應的同比增速為2%/13%/24%,預期占到全年總票房比例為9-10%;

2、初一票房為14.33億元,同比增長12.13%,再次刷新中國電影市場單日票房紀錄,傳媒分析師歡呼雀躍,開門紅預示著全年市場增長有望;

3、大部分人故意淡化初一票房創新高的背景下,觀影人次逆市回落的事實,這個數據初一回落3%、初二回落15%、初三回落12%、后面幾天整體的回落幅度也在10%左右;

4、觀影人次的回落,導致除了初一以外的所有天數,票房都出現了明顯的同比負增長,所幸票價整體上有一個12%左右的漲幅,部分抵消了人次的回落;

5、截至2月10日24點,2019年春節檔累計票房超過58億元,同比增長0。8%,差一點就負增長,初六的數據更是比賣方的普遍悲觀預期還少了1個億。值得注意的細節是:如果沒有《流浪地球》的口碑爆棚催生了二刷/三刷需求,數據大概率會更難看;

6、一部分賣方,已經徹底放松心態,轉述貓眼專業版的票房預測,喊出《流浪地球》的預期票房大概在50億元左右。跟過貓眼的都知道,它的數據是基于歷史表現的平推,基本上沒加上節日因子調節;

7、此前對票房數據進行逐日跟蹤的研究員,基本上初三數據出來后就反應過來,暫停了跟蹤,開始重新強調對全年票房的中性判斷;

8、為什么這個數據這么多人關注,一部分原因是具有春節話題效應,還有一個原因是,這個細分行業的增速如果只有個位數增長,那么整體行業估值理論上應該殺到10-15倍的區間;

9、值得注意的是,《新喜劇之王》和《神探蒲松齡》的口碑回落異常明顯,5。3億和1。3億的票房明顯低于所有人預期,《小豬佩奇》更是在導演的作死下實現了暴死,1。1億的票房相對于競品《熊出沒》的4。7億基本上已經進入丟人區間;

10、問題是,這三部之前公眾都抱有明顯期待:《新喜劇之王》有周星馳加持、《蒲松齡》有成龍+喜劇片加持、《小豬佩奇》有預告片病毒式傳播加持;

11、這里其實是異常尷尬的,自媒體寫公關文已是行業潛規則,你們看到的大部分關于影片的10W+吹文,都是公關文。——某種意義上,民眾都是別人砧板上的肉,只是分由咪蒙來割,還是公關和其他自媒體來割,放棄掙扎吧;

12、一個年輕的賣方團隊,發現了這個事實,寫了一篇《你的時間這么寶貴,為啥還要去讀公關軟文?》,雖然閱讀量只有1000,但是對此我表示充分的敬意;

13、對于整個影視行業來說,這其實陷入了一個新的邏輯困局:大牌(周星馳)不能保證票房,病毒式營銷(小豬佩奇)不能保證票房,只有口碑、質量和基于這兩者基礎上的營銷才能保證票房——這象征著,我們的電影行業正式走入了工業化的進程,一切的基礎必須是電影質量和口碑,而非其他;

14、有意思的是,幾乎所有人都沒有預期到,加快促進這一轉變的,是票價的上漲(以及票補的退坡)。因為票貴了,人們才會更珍惜每一次看影的機會,票房才會更集聚在優質電影上;

15、這幾乎是供給側改革的另一個范本了,漲價才能推動行業能力提升和產能整合,這和早幾年的互聯網+、補貼盛行的思路幾乎背道而馳。